點時間來陪陪桐桐,我走了。”


話音落下,趙小寒走了出去,門口,阿牛已經在車子上等候了,坐在車子上,趙小寒直接開口道:“去三裏巷。”


……


……


又是二十多分鍾以後,車子在小巷子的路口停了下來,走下車子,趙小寒從阿牛的手裏接過了那些吃的,跟在趙小寒的身後,阿牛更是疑惑了起來,幾分鍾後,趙小寒輕輕的推開了一扇破舊的大門!


“小子,老人家我等的肚子都餓了,你現在才來?”還沒走到客廳裏,就聽到了龍俊揚的聲音,緊接著,就看見龍俊揚笑眯眯的走了出來,等到看見趙小寒手裏提著的那些吃的跟喝的之後,龍俊揚一下子就笑的燦爛了起來:“嘖嘖,真香啊,小子,進來,陪老人家我喝兩盅。”


不過,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,龍俊揚似乎一眼看到了趙小寒身後的阿牛,當看到阿牛的時候,龍俊揚饒有興趣的看了他幾眼,笑嗬嗬的道:“嗯,這小子恢複的還不錯,怎麽樣,我的藥還管用吧?”


“你是?”看到眼前頭發亂蓬蓬,身上黑乎乎的龍俊揚,阿牛有些疑惑。


聽到阿牛的話後,趙小寒輕輕的說出了幾個字:“救你命的人。”


“是他?”阿牛愣了一下,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,聽著阿牛的話,龍俊揚笑了笑道:“救你的人不是我,是他。”


說著話,眼神看向了趙小寒。


第1001章 檢驗結果!


事實上,阿牛是沒有見過龍俊揚的,在他蘇醒過來之後,龍俊揚就早已經離開了,他也隻是從側麵聽到一些消息,是一位傳說中的高人救了他的命,但是,他怎麽也沒有想到,傳說中的高人,竟然長這樣?


亂蓬蓬的頭發,跟幾天沒有洗過了一樣,油乎乎的衣服上,全是油漬,已經結成了厚厚的一層油漆了,如果不是仔細看的話,還以為他穿的不是一件長袍,而是一件雨衣,尤其是這位高人的吃相,更是讓人不敢恭維。


幾天沒洗的手,拿起燒鵝就啃起來了?


當然,阿牛更不知道的曾經在病房裏,趙小寒所做出的那一個選擇,也不知道,當初,趙小寒是他用自己的一條命,換回了阿牛的一條命,當聽到龍俊揚的話後,他還以為是趙小寒找到了這位高人,才救回了他的一條命。


“你們兩個怎麽不吃?”龍俊揚一邊吃著,一邊伸手招呼他們兩個人,聽到龍俊揚的話後,趙小寒笑著搖了搖頭,說他吃過了,不餓,至於阿牛,在看見龍俊揚的吃相之後,他就吃不下了。


“小子,你騙我。”聽到趙小寒的話,龍俊揚隨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抓了抓,算是洗掉了手上的油漬,抬起頭看了趙小寒一眼道:“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,你小子從早上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吧?”


“呃,您看出來了?”趙小寒苦笑著點了點頭,有些無奈,他的確是從早上到現在沒吃東西了,期間隻吃了一根胡蘿卜,準確的來說,還隻是半根胡蘿卜,在看到那一隻青花瓷的瓷碗之後,他就沒有吃下去了。


拿著瓷碗,就來到了醫院,讓人去檢驗瓷碗裏的藥渣了。


“廢話,我要是這都看不出來,你還敢讓我去幫你?”龍俊揚笑了笑,隨手將那一隻還沒有動過的燒鵝給扔了過去,笑了笑道:“你小子不要嫌棄我髒,有的吃就不錯了,總比餓著肚子強。”


“我不是嫌棄您。”趙小寒苦笑一聲道:“我隻是覺得給您送的東西,我不能吃。”


“少廢話,讓你吃就吃。”龍俊揚大手一揮,就把一隻燒鵝扔了過去,看見自己手裏香噴噴的燒鵝,趙小寒猶豫了一下,坐在了龍俊揚的身邊,伸手就撕下了一隻鵝腿,說實話,他還真的是餓了。


看著趙小寒不顧形象的吃著鵝腿,龍俊揚哈哈大笑了起來,至於門外的阿牛,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,跟著趙小寒那麽長時間了,敢一開口一個小子叫趙小寒的,龍俊揚還是頭一個。


十幾分鍾後,趙小寒吃的差不多了,找了塊毛巾,擦了擦手,就坐了下來,等到趙小寒坐下之後,龍俊揚已經喝了半瓶二鍋頭,他喝酒很猛,一口就是差不多有三兩,沒喝幾口,半瓶二鍋頭就下去了。


“小子,吃飽了嗎?”


等到趙小寒擦手回來之後,龍俊揚笑著問道,聽見龍俊揚的聲音,趙小寒點了點頭道:“吃飽了。”


“行,那就做你的正事吧。老人家我不耽誤你,隻有三天時間,你抓緊點,不然不要怪我老頭子到時候不講情麵。”


“好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
“等一下。”龍俊揚突然開口喊住了趙小寒,等到趙小寒回頭之後,龍俊揚方才笑了笑道:“小子,你好象忘了點什麽?”


“什麽?”趙小寒疑惑的問道。


“那個什麽愛怕的,你好象還沒有給我送過來,我老人家可是迫不及待的想看裏麵的愛情動作片了啊。”


“哦,我差點給忘了。”聽龍俊揚一提醒,趙小寒猛地想起來了,他剛才實在是太忙了,差一點給忘了,當下點了點頭道:“行,我回去就讓人給您送過來,不過需要等一會兒,您看成嗎?”


“可以。”龍俊揚點了點頭道:“別忘了我的貼身保鏢。”


“沒問題。”


話音落下,趙小寒跟阿牛就離開了,等到坐在車上之後,趙小寒就先給阿狗打了個電話,等到電話接通之後,趙小寒直接開口道:“阿狗,讓人去準備十個平板電腦,跟上次一模一樣,裏麵下滿片子。”


“又來一次啊?”


“對,很急,讓人馬上去做,對了,讓子龍挑十個隱殺的成員,待會兒去送平板電腦到三裏巷,到了之後,去右數第三家的院子,去了就不用回來了,三天之內,一直任憑院子的主人差遣。”


“好,我馬上去做。”


掛斷電話,趙小寒長出了一口氣,事情,忙到現在,總算是有了個著落了,接下來,就等著陳斯文檢查出那一隻青花瓷瓷碗裏麵殘留的藥渣成分了,當然,最主要的還是要找到那兩株千年人參跟千年靈芝。


“寒哥,咱們去哪?”


“先去醉仙樓,打包一些吃的。”


“寒哥,你還沒吃飽嗎?”


“給別人買的。”


話音落下,車子衝了過去,十幾分鍾後,在醉仙樓的門前停了下來,趙小寒沒有下車,隻是叮囑阿牛,讓裏麵的廚師做一些小點心,還有一些可口的飯菜,末了,還要了一份排骨湯。


在等候阿牛的時間裏,趙小寒接到了陳斯文打來的電話,說是青花瓷瓷碗裏麵殘留的藥渣成分已經檢驗出來了,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趙小寒的眉頭猛地一下就挑了起來,急聲開口道:“裏麵都有什麽成分?”


“都是一些常規的中藥藥材,是用來補身體的。”


“隻有這些嗎?”聽到這個消息,趙小寒顯然有些失望,他以為能檢查出一點什麽的,卻沒有想到,裏麵什麽也沒有,不過,在聽到趙小寒的話後,陳斯文接著又說了一句話:“不過,聽檢查的醫生說,裏麵有些中藥藥材,本身是沒有任何毒性的,但是,它們遇到一起的時候,就會產生一些微弱的慢性毒。”


當聽到陳斯文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,趙小寒的眉頭猛地皺了一下,緊接著,急聲道:“都有什麽藥材,你馬上讓那個檢查的醫生,將裏麵所有藥材的成分列出一個詳細的單子,我有用。”


第1002章 孫家紛爭!


世間萬物,相生相克的道理,趙小寒自然是明白的,不僅僅是中藥,就連食物,也是相克的,有時候,哪怕隻是一頓普通的飯菜,也會不知不覺間要了人的命,所以,在聽到陳斯文的話後,趙小寒當即就明白了過來。


至於他為什麽會如此清楚的原因很簡單,小時候,他曾經吃過一次芹菜燉雞肉,吃了之後,他就拉了一天的肚子,後來,醫生問了他吃的飯菜之後,才告訴他,芹菜是不可以跟雞肉一起吃的。


打那以後,他就明白了什麽叫食物相克,更是因在藥店裏看到了藥材相生相克的幾句口訣。


十來分鍾後,阿牛提著吃的從醉仙樓裏走了出來,當再一次坐在車子上的時候,阿牛好奇的開口道:“寒哥,咱們是要給誰送吃的?”


“孫家。”


聽到趙小寒的話,阿牛一瞬間就明白了過來,不過,他還是笑著就開口了:“寒哥,我覺得孫大小姐嫁給你真幸福,唉,我們家的大小姐她……”


一句話沒說完,阿牛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從後視鏡裏,也看到趙小寒在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,明顯變了一下臉色,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,阿牛急忙改口道:“那個,寒哥,我口不擇言,我說錯話了,我……”


“沒關係的。”趙小寒輕輕的歎了口氣,道:“我知道,你是蘇家的人,替凝水說幾句公道話也不過分。隻是,有些事,不像你想象的那麽簡單,以後,可能你就會明白,什麽叫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了啊。”


“嗬嗬,我覺得吧,寒哥,有時候呢,幸福不是可以守在一個人的身邊,隻要能看見他過的幸福,就跟著開心了,你說我說的對不對,寒哥?”


看著麵前憨憨厚厚,從來在愛情麵前就是零智商的阿牛,竟然給自己講解起了幸福的定義,一瞬間,趙小寒有點哭笑不得,一個愛情麵前零智商的人,也給自己講解幸福,他自己懂什麽叫幸福嗎?


於是乎,趙小寒默默的回應了他四個字:“你懂個屁!”


……


……


半個小時後,車子在孫家的門口停了下來,此時,已經是下午四點多的時間了,本來還在忙忙碌碌的孫家,已經顯得有些安靜了,而客廳裏,依然有不少的人,在商議著關於孫老的後世。


當然,更多的是在討論孫老去世之後,孫家該如何分配,包括孫老的一些遺產,還有孫氏集團。


孫家是一個大家族,對孫家虎視眈眈,眼紅著的不止一個人,偌大的孫氏集團讓孫若溪一個人占著,自然有人心理不平衡,孫老還在的時候,他們不敢說話,如今孫老不在了,他們的底氣一下子就硬起來了。


當然,最主要的還是孫老去世的太突然,沒有一絲的囑咐跟對後事的交代,甚至連遺囑都沒有一個,當一切後事都沒有交代的時候,出來搶奪孫家家產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來,甚至連平時麵都見不到的一個孫家人,也在這個時候跳出來,想要分一些東西。


站在客廳的門口,聽到屋子裏熱熱鬧鬧的討論聲,趙小寒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,隻是安靜的站在那裏,說實話,他對孫家如今的情景,一點不覺得意外,甚至,他還覺得是理所當然。


大家族裏,哪有什麽親情,當利益大於親情的時候,嗬嗬,親情是什麽?能吃能喝嗎?能改變他們的生活嗎?就像是電視裏演的那樣,一個個的在這種時候,終於露出了自己猙獰的麵目,對於所謂的親情,從他們的眼中,隻看到了兩個字。


冷漠!


“若溪,你出來一下。”


走進客廳,趙小寒不理會在場的所有人,隻是淡淡的喊了孫若溪一聲,當聽到趙小寒的聲音後,孫若溪點了點頭,跟著就走了出來,但是,在她走出來的時候,卻聽到客廳裏有人討論起了趙小寒。


“這個小子是什麽人?”


“你不知道嗎?他就是孫家的女婿,嗬嗬,小白臉一個。”


“哦,原來就是他啊,我還以為是誰呢,趙小寒是吧?當初一個窮小子,想要來分我們孫家的家產。”


“是啊,孫老活著的時候最喜歡他了,也不知道這小子使了什麽迷魂計,讓孫老把閨女都嫁給了他,不就是長了個好皮囊,能當個小白臉嗎?還有什麽本事,這一次,孫家的家產,一分錢不能讓他拿到手。”


“對,肥水不流外人田,就算是爛到我們孫家,也不能給他一個外姓的人。”


客廳裏的聲音,趙小寒一個字都沒有拉下的全聽到了,當然,從客廳裏走出來的孫若溪自然也聽到了,當聽到房間裏嘰嘰喳喳討論的聲音,孫若溪停了一下腳步,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麽的時候,卻聽見趙小寒開口道:“若溪,不要跟他們爭論,你先出來。”


聽到趙小寒的聲音,孫若溪點了點頭,走了出來,等到孫若溪出來之後,趙小寒才笑著看了身後的阿牛一眼,從他的手中接過了自己剛剛買來的東西,笑著道:“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吧?”


“嗯,還沒顧得上吃。”孫若溪點了點頭。


“我給你弄了點吃的,別管房間裏的這些人,先去吃點東西,為了他們,餓壞了身子不值當。”


“謝謝你。”看著趙小寒那淡淡的笑容,還有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