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沈冰的口中傳來啊的一聲痛呼,趙小寒猛地一下子就抬起頭來,急急忙忙的開口道:“你怎麽了?要不要我喊護士?”


看著趙小寒那一臉緊張的模樣,沈冰悠然一笑,搖了搖頭道:“不用了。”


“真的不用?”趙小寒依然還是一臉緊張的樣子,生怕沈冰出了什麽事,聽到趙小寒的話後,沈冰再一次搖了搖頭,輕輕的抬起手來,衝著趙小寒招了招手,示意讓他過去,等到趙小寒俯身在她身邊的時候,沈冰這才輕聲開口道:“剛才,是寶寶他在踢我,他不乖,怎麽辦啊?”


“什麽?寶寶踢你?”聽見沈冰的話後,趙小寒一下子沒忍住的驚呼出口,以前,他隻是聽說過寶寶會在肚子裏來回踢來踢去的,但是,今天還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寶寶的動靜,忽然間,趙小寒的心中一股別樣的情緒油然而生,肚子裏的,是他趙小寒的寶寶,他還會踢他媽媽的肚子?


“是啊。”沈冰點了點頭,伸出手,在趙小寒的頭上狠狠的點了一下,臉上一紅的道:“你小點聲,一驚一乍的,嚇壞了寶寶怎麽辦?”


“嘿嘿,不好意思,幸福太的太突然了,我還沒有準備好!”趙小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嘿嘿一笑,看起來有些憨厚,看著趙小寒那傻笑的樣子,沈冰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,誰又會想得到,這個曾經在燕京城裏呼風喚雨的男人,也會有如此可愛憨厚的一麵?


“據本台最新追蹤報道,今天,我們在孫家有幸見到了,正在籌備婚禮的孫氏集團董事長孫若溪和趙小寒先生,今天,是他們夫妻兩人去拍攝婚紗照的日子,據孫小姐透露,在不遠的時間裏,就會是他們夫妻兩人的結婚典禮,同樣,在同一天舉行婚禮的還有,孫小姐的哥哥,京城四少的孫懷天和蘇氏集團董事長蘇凝水的婚禮,在同一天,同時舉辦兩場婚禮,我相信,這絕對是燕京有史以來最引人注目的婚禮了,同樣,我在此也祝願這兩對新人在未來的日子裏,可以長長久久,和和美美,幸福安康,一家平安,在婚姻的路途上漸行漸遠,一起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”


忽然間,就在趙小寒撓頭傻笑的那一刻,潔白的牆壁上懸掛的那一台液晶電視上傳來這麽一條新聞,當聽到這一條新聞的時候,很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,沈冰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複雜的神情。


聽到這一條新聞,趙小寒下意識的轉過頭去,入眼處,電視上出現的正是趙小寒和孫若溪兩人微笑著站在那裏,回答著記者們的各種問題,其實,趙小寒早就猜到了,沈冰絕對會看到這一條新聞報道,同樣,他也知道,沈冰對於他和孫若溪的婚事,並不是不介意,她隻是在很多時候選擇了退讓,選擇了逃避而已。


在這一件事情上,他並沒有隱瞞沈冰,在最開始的時候,他就已經告訴了沈冰,這隻是一個騙局而已,但是,沈冰相信自己麽?這還是一個未知數,如果說沈冰和另一個男人結婚,就算隻是一個善意的謊言,恐怕他也接受不了吧?


“對不起,老婆!”過了許久之後,等到新聞上的報道結束了之後,趙小寒終於輕聲開口,聽到趙小寒的那一句對不起,沈冰隻是輕輕的吸了一口,然後搖了搖頭,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來:“我知道,那是假的,你和孫若溪隻是假的婚禮,對不對?”


“對。”趙小寒點了點頭,但是看著沈冰臉上的微笑,他隻感覺到了一種苦澀,卻又無奈的錯覺。


“那就好。”沈冰點了點頭,抬起頭來,再一次看了一眼電視上緊接著被采訪的蘇凝水和孫懷天,當看到蘇凝水出現的一刹那,沈冰的臉色一下子又變了,再一次轉過頭,看向了趙小寒輕聲開口道:“小寒,為什麽我看見蘇凝水的時候,會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?她,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那個蘇家的大小姐?”


“是的,就是她。”趙小寒點了點頭,眉頭卻不自覺的皺了起來,有人說,女人的第六感向來都是最準確的,在看到孫若溪的時候,沈冰的表情還沒有什麽變化,但是在看到蘇凝水的一刹那,很明顯的就可以看得出來,沈冰臉上變清所變化的幅度之大,女人的第六感,當真是一種可怕卻又不敢忽略的神奇存在。


“趙,趙先生,電,電視上的那個趙小寒怎麽跟你長的那麽像?你,你要和別的女人結婚了?!”不知道是紅姐的反射弧太長,還是她反應太過於遲鈍,當蘇凝水和孫懷天的采訪都結束了的時候,紅姐這才反應過來,剛才電視上的那個趙小寒,就是她身後的這個趙先生。


第487章 怎麽著,不服啊?


哪壺不開提哪壺,對於紅姐的反射弧,趙小寒當真是有些頭疼欲裂的,當看著紅姐那滿臉驚訝的表情,趙小寒無奈的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,深深的歎了口氣道:“紅姐,你還沒有吃飯吧,吃去吃點東西去吧,我陪著小冰就可以了。”


“趙先生,我吃過了,我不餓。”紅姐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,似乎根本看不出趙小寒想要把她支出去的想法,依然自顧自的站在那裏,看著紅姐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在裝傻的樣子,趙小寒苦笑一聲,臉上的無奈更加深了一些,看來紅姐不光是反射弧延長,反應遲鈍,就連腦子還有些不太好使,這麽明顯的讓她出去給自己和沈冰騰出一個單獨相處的空間,她竟然看不出來?


“不餓就出去走走,散散步,你可以休息一會兒的。”偏偏趙小寒還不能直接攆她出去,隻能繼續委婉的請她出去,奈何,紅姐似乎一點也不明白趙小寒的意思,再一次堅定的搖了搖頭道:“趙先生,我不累的,您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沈小姐的。”


“你出去好不好?讓小冰安靜的休息一會兒?”趙小寒的眉頭已經深深的皺起來了,他發現,他和紅姐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奈何,紅姐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後,再一次搖了搖頭道:“您放心,趙先生,我不會打擾沈小姐休息的,她休息的時候,我會安靜的看書,看雜誌,不會影響沈小姐的。”


趙小寒覺得,他已經沒有辦法和紅姐去溝通了,看著趙小寒那一臉憂傷的表情,紅姐仍然是不知所措的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裏做錯了,不然的話,為什麽趙先生一隻要趕自己出去呢?難道是,她買菜的時候,偷偷的私藏了十塊錢被趙先生發現了?不可能啊,她做的那麽隱秘,趙先生怎麽可能會發現的?難道是,她今天早上買水果的時候,偷偷的節省了十五塊錢的事情被趙先生發現了?


一定是的,忽然間,紅姐有些緊張了起來,一定是這樣的,不然為什麽,趙先生一定要讓自己出去呢?難道是說,他要和沈小姐商量一下,以後不讓自己在這裏上班了?他們要換一個保姆才伺候沈小姐?


想到這裏,紅姐變得更緊張了起來,看著趙小寒的眼神裏也充滿了一絲恐懼,這些日子裏,她跟著沈冰在醫院裏,吃得好,睡的好,還有錢拿,每次出去和那一群同樣當保姆的人聊天,她都覺得自己的腰杆倍兒直,每次當她告訴別人,自己是伺候京城四少趙小寒的女朋友的時候,都會從那群保姆的眼睛裏看到一絲叫做嫉妒羨慕恨的東西,對於她這種好吃懶做還喜歡享受小資生活的人,萬一真的被趙小寒給攆走了,以後她還怎麽在別的保姆那裏抬得起頭來?


“趙先生,我以後,我以後再也不貪圖小便宜了,我今天早上貪了十五塊,要不,我退給你?”紅姐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裏拿出十五塊錢來,可憐巴巴的看著趙小寒,看著紅姐那可憐巴巴的樣子,再看她手裏拿著的那十五塊錢,趙小寒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,當下苦笑一聲,搖了搖頭道:“紅姐。你誤會我的意思了,我隻是讓你出去一下,我和小冰有些事情要講。”
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聽到趙小寒不是開除自己,紅姐一下子就樂了,剛才那緊張的模樣也一下子消失了,滿意的拍了拍胸口,鬆了口氣,笑眯眯的就推門走了出來,一邊走,一邊蹦蹦跳跳的,甚至還哼了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子,看著紅姐那樂嗬嗬的樣子,趙小寒搖頭苦笑一聲,轉過頭來,看向了身邊病床上躺著的沈冰道:“這段時間,不要生氣,不要影響了寶寶的成長,我可以跟你保證,我和孫若溪的婚禮,真的隻是一個善意的謊言。”


“其實,你真的不用擔心我的。”聽到趙小寒的話後,沈冰一把抓住了趙小寒的大手,柔聲開口道:“就算你真的和孫若溪結婚了,我也不會去和你鬧的,我不需要什麽名分,我隻要你活的開開心心的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

聽著沈冰的話,趙小寒輕歎一口氣,靜靜的俯身在她的身邊,伸出手,一把將她湧入懷中,過了許久,趙小寒忽然問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:“如果在世界末日的那一天,還有一分鍾的時間,你會選擇做什麽來度過這最後一分鍾?”


“抱著你,不鬆開。”沈冰想都沒有想的,直接脫口而出的說出了這麽一句話,聽到這一句話後,趙小寒低下頭,看著沈冰那略顯蒼白的臉頰,輕輕的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,嘴角的笑容卻有些苦澀。


“一輩子說長也長,說短也就那麽幾天,能遇到一個我喜歡他,他也喜歡我的男人,不容易,能遇到,就要緊緊的抓住,不能錯過,也許,錯過了,就再也沒有機會了。”沈冰的聲音再一次在趙小寒的耳邊響起,聽到沈冰接下來說的這一句話,趙小寒深深的歎了口氣,緊緊的將她抱在懷中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
三天後,趙小寒又回到了燕京大學,這是他在暑假前最後一次來學校了,這一次,他是為了藍球大賽的最後一場比賽,隻不過,這一次趙小寒很自覺,沒有等到慕容嫣兒打電話催促自己,他就主動自己過來了,倒是給了慕容嫣兒一個驚喜。


“今天不用催?真是太意外了,這可不是我們寒大少的風格啊!”看到已經換上了籃球隊服的趙小寒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,慕容嫣兒忍不住的調侃了起來,聽到慕容嫣兒的調侃,趙小寒微微一笑,輕聲開口道:“慕容老師,在你的心中,我是一個連正事都分不清楚的人麽?”


“不是麽?”慕容嫣兒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,趙小寒的心中什麽時候有過正事麽?在她的印象裏,她帶過的那麽多學生,還沒有一個敢像趙小寒一樣,敢一蹺課就是幾個月的,別人是一個月翹幾天課,他倒好,一個月隻上幾天課,其他時間,全部都是找不到人,就這樣的一個學生,敢問自己,他是一個連正事都分不清楚的人麽?


“當然不是。”趙小寒輕輕一笑,轉身走上了籃球場,當趙小寒重新走上籃球場上的時候,再一次引起了一陣沸騰和雀躍之聲,在籃球場上,是屬於他的戰場,當他一次又一次帶給觀眾們一個又一個的驚喜的時候,他就已經成為了眾多女粉絲心目中的男神,當趙小寒走上籃球場上的一刹那,甚至還聽到了有人喊著“男神男神我愛你,我要給你生孩子”的聲音,這一個聲音,倒是把趙小寒給嚇了一跳,差一點,一腳踩空梯子,給摔下籃球場去。


“喂,這哥們是不是當時當著葉傾城的麵唱兩隻老虎的那個?”角落裏,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看著籃球場的趙小寒,疑惑的朝著身邊的一位同學問了起來,聽到那眼鏡男生的話,另一個男人點了點頭,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一副看白癡的樣子道:“當然是他了,除了他,還有誰還是咱們燕大公認的男神啊?打的了籃球,唱的了音樂,還會彈吉他,聽說,上一次還把咱們燕大三公子的二公子給教訓了一頓,不過這還不算最牛逼的,最牛逼的是,打了燕大三公子的二公子,還能在咱們燕大活的那麽瀟灑,那麽自在,你連他都不認識,還在燕大混個屁啊?”


“他這麽有名啊?”那個眼鏡男生在聽到了別人對趙小寒的介紹之後,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氣:“這哥們是不是穿越回來的?要不然,他怎麽會這麽叼?他這麽叼,他父母知道麽?”


“他這麽叼,他父母應該是知道的吧?”眼鏡男生尷尬的撓了撓頭,咳嗽一聲,剛想要開口,卻不料,又一個不冷不熱的聲音在他的耳朵邊響了起來:“你們知道個屁,學生就是學生,狗屁不懂,活該擼上一輩子,別說是燕大三公子了,就算是京城四少敢跟趙小寒叫板的有幾個?現在咱們燕京有頭有臉的人們,有幾個不知道他趙小寒的?你們還真以為趙小寒是來咱們學校念書的?他就是無聊過來混日子的,指著咱們學校的畢業證出來找工作?你們快別逗我了,他一個小時賺的錢,比你們畢業了以後幾年的工資都要高!”


聽到這個冷嘲熱諷的聲音,那個眼鏡男生一下子就轉過頭去了,入眼處,是一個戴著鴨舌帽,一臉驕傲的不得了的表情,聽到那冷嘲熱諷的聲音,眼鏡男生一下子就火了,啪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,怒喊一聲道:“你他媽是什麽人啊,我們說什麽管你屁事啊?什麽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?”


“怎麽著,不服啊?孤陋寡聞,還不敢讓別人說?”那鴨舌帽的男人也一下子火了,卷起袖子就要幹起來了,他這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