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他們兩對新婚情侶的照片,這一幕,永遠的定格在了攝影機裏,卻沒人知道,這四個人,每一個人的心中,都有著一個和臉上相反的心情。


閃光燈下,他們的笑容很開心,也似乎很恩愛,但是誰又會想得到,每一個人的笑容都如同一副麵具一樣,讓他們的笑容顯得有些僵硬,似乎是感覺到了趙小寒心理上的變化,被趙小寒握著右手的孫若溪輕輕的握緊了趙小寒的手,轉過頭,對他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來,這一笑,如沐春風,讓人心曠神怡。


第485章 婚紗照(3)


郊外,一大片的油菜花地,有山有水,有風景,還有那飛流直下三千尺的銀河瀑布,在燕京這個地方,想要找出和日照香爐生紫煙一樣的高山來,確實是不太容易,更別提還有那飛流直下三千尺的銀河瀑布了,不過對於孫家和蘇家來說,這些問題,顯然都不是什麽問題了,一大排的攝影師一個個手中扛著攝影機,照相機,還有那遮光板,神情嚴肅的站在那裏不停的指揮著,幾個小夥子來回跑動,汗流浹背的,好不熱鬧的樣子。


“孫總,你和蘇小姐兩個人的身體再靠近一些,對,就這樣,姿勢太僵硬了,柔和一點,你們的表情太不自然了,親密一些。”瀑布前,一個攝影師舉著手裏的照相機,輕聲開口,聽到攝影師的話後,蘇凝水和孫懷天兩個人對視一眼,然後慢慢的按照攝影師的動作來不停的擺著一個又一個的姿勢,隻不過,兩個人看起來,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。


另一側,趙小寒和孫若溪兩個人配合的就挺不錯的,無論是姿態上,還是臉上的笑容,看起來都自然了許多,兩個人站在一起,擺出一副親密的姿態,給人一眼看去,就是金童玉女的扮相,整個拍攝過程中,攝影師一句話都沒有多說,對於趙小寒和孫若溪的表現從來都隻有三個字,好,真好,太好了!


“趙先生,您和孫小姐真是天作之合,神仙眷侶啊。”對於孫若溪和趙小寒,那位攝影師由衷的感歎了起來,此時,他已經收工了,對於趙小寒和孫若溪兩人的婚紗照,他實在是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,他剛才甚至和趙小寒提議,能不能讓他把這些照片放大,當作他們的招牌,隻可惜,被趙小寒委婉的拒絕了,他不能太喜歡,兩個人的結婚照,擺在別人的店裏給所有人看。


“謝謝。”趙小寒微微一笑,沒有多說什麽,轉過身,看向了身穿白色婚紗的孫若溪,此時的孫若溪在陽光的照射下,臉上紅撲撲的,比起平時那副冷淡的模樣,倒是多了一絲嫵媚和女人的味道,看著孫若溪那誘人的臉頰,趙小寒微笑開口道:“今天怎麽沒有見到趙子龍?”


“他有事不在。”聽到趙子龍幾個字的時候,孫若溪下意識的抬起頭來,若有所思的看了趙小寒一眼,淡聲開口道:“我可不可以理解為,你在吃醋?”


“你也可以這麽理解。”趙小寒淺淺一笑,隨手從口袋裏拿出一根香煙來,等到點燃抽了一口之後,方才輕聲開口道:“隻不過,我比較好奇的是,趙子龍在看到我和你的婚紗照的時候,會是一種什麽樣的表情?我還是很期待的。”


“醋味很大,我的鼻子都酸了。”孫若溪嚶嚀一笑,轉過身,掀起自己婚紗的一角,慢慢的走向了遠處的房車裏,等到孫若溪離開之後,趙小寒這才隨意的坐在了草地上,聞著油菜花那撲鼻的芬香,情不自禁的吸了口氣,遠處,孫懷天和蘇凝水兩人還在拍攝著婚紗照,不知道為什麽,兩個人的拍攝過程著實不太順利,無論怎麽樣的姿勢和造型,似乎都滿足不了攝影師的心意。


“你到底想怎麽樣?”孫懷天終於忍不住的發火了,作為京城四少裏的孫家大少爺,他能一直扔到現在,也算是脾氣好的了,如果放在另外一個人,比如說,孫向天的身上,恐怕早就忍不住的發脾氣了吧?


“孫總,實在不能怨我。”看到孫懷天發火了,攝影師也是一臉的無奈,苦笑著開口道:“孫總不是我故意為難你們,我隻是想要精益求精而已,你和蘇小姐的配合看起來實在是太不默契了。”


聽到攝影師的話後,孫懷天也是臉色一變,握了握拳頭,終究還是沒有說出話來,身後,蘇凝水在聽到攝影師的話後,也是默默的低下了頭,不再言語,似乎,她和孫懷天都在心照不宣著,卻又誰都沒有點破這最後的一層窗戶紙。


抬起頭,遠眺,趙小寒正坐在草地上,遠遠的看著自己,當接觸到趙小寒目光的一刹那,蘇凝水渾身一顫,一股心痛的情緒瞬間刺入了骨髓,讓她無處可躲,她怎麽也沒有想到,有一天,她會當著趙小寒的麵,去和另一個男人拍攝婚紗照,從頭到尾,趙小寒都沒有問過蘇凝水一句多餘的問題,也從來沒有問過為什麽她會和孫懷天訂婚,似乎,自己對於趙小寒來說,其實根本沒有那麽重要?


帶著這樣的胡思亂想,蘇凝水怎麽可能會有心思和孫懷天拍攝婚紗照?尤其是看到趙小寒那眯縫著眼睛,坐在草地上,點燃一根香煙,渾身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落寞的氣息,她又怎麽能靜的下心來?


“再拍吧。”過了許久,孫懷天終於歎了口氣,語氣卻也不再是起初的那般憤怒,他很清楚,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裏,而不是出在攝影師的身上,聽到孫懷天的話後,那攝影師點了點頭,重新舉起了照相機:“孫總,你抱住蘇小姐,對,親吻一下她的額頭,你的表情自然一些,臉上帶點笑意,蘇小姐,你的身體稍稍往上一些,對,然後左手摟住孫總的腰,然後閉上眼睛,對,我要的是幸福的微笑,幸福的微笑,幸福一點,幻想一下,你終於可以和你想要廝守終生的男人在一起了,那種幸福的感覺,對,我要的就是這樣幸福的感覺!”


“哢嚓”一聲,當蘇凝水嘴角泛起那一抹幸福的笑容的時候,被攝影師一下子將這一幕情景抓拍到了鏡頭內,也是孫懷天和蘇凝水所拍成的第一張照片,但是,誰又會想得到,當聽到攝影師那一句,你終於可以和你想要廝守終生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,那一種幸福的感覺,她腦海裏出現的是那一個壞壞的笑容?


在蘇凝水和孫懷天兩個人拍攝婚紗照的過程中,趙小寒從頭看到尾,這期間,他甚至連眼睛都很少眨巴一下,連一個鏡頭都不曾錯過,這期間,他手中的香煙一根接著一根,從未停歇,他的眉頭,也從頭皺著到結束,也從來沒有舒展過一刻,每當他抽一口香煙,心中便會疼上那麽一下,他就會有一種,想要衝上前去,一拳砸在孫懷天那張笑臉上,告訴他,這是我趙小寒的女人,你哪根手指頭敢碰一下,我就剁掉你哪一根手指!


隻可惜,他還是忍住了沒有那麽去做,但卻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草地一步,同時,他的心中也有一股淡淡的殺意漸漸的萌生出來,尤其是看到孫懷天抱著蘇凝水的一刹那,趙小寒隻覺得一股濃濃的戾氣從他的心中散發開來,對於孫懷天,他心中隻有一個想法,那就是,一定要除之而後快!


就這樣,坐在草地上,抽著煙,看著別人拍照的情景,趙小寒保持著一個姿勢維持了一個多小時,他的腿麻了,卻沒有動彈過一下,他的脖子酸了,卻也沒有動過一下,就那麽,安靜的看著蘇凝水那穿著白色婚紗的模樣,在他的心中,這個時候的蘇凝水,是他有史以來見到過最美的一次。


一個小時後,車隊再一次緩緩離開了銀河瀑布,看著那滿地的油菜花,巍峨的高山峻嶺,趙小寒靜靜的閉上了眼睛,身邊,孫若溪坐在一側,安靜的看著身邊這個看起來情緒不佳的男人,一直看了好久,終於忍不住的輕輕的歎了口氣,聽到歎氣聲,趙小寒依然閉著眼睛,卻微笑開口道:“你一直看著我幹什麽?是不是忽然覺得我是你見過的所有男人裏麵最有男人味道,最帥的一個?恭喜你,你終於有了一雙發現美的眼睛。”


“不想笑就別笑了,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。”對於趙小寒的玩笑,孫若溪沒有絲毫的生氣,反而淡淡的開口道:“我知道,讓你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,嫁給別人的男人,你心裏不舒服,雖然你是一個男人,但是一個再堅強的男人,也是有血有肉的,也會累,也會痛,也會身不由己。”


“嗬嗬。”聽到孫若溪的話後,趙小寒微微一笑,沒有出聲,隻是安靜的閉上眼睛,一言不發,看著趙小寒臉上的笑容,孫若溪也是陷入了一陣沉默,過了許久,隻聽見孫若溪再一次開口道:“你為什麽不嚐試一下阻攔她和我哥的婚禮呢?也許,你嚐試了,她就不會去和我哥結婚了。”


“為什麽趙子龍沒有嚐試著阻攔你和我的婚禮呢?”對於孫若溪的話,趙小寒微笑反駁,聽到趙小寒的話後,孫若溪一下子陷入了沉默當中,直直的看向了趙小寒的臉上,隻可惜,當她看過去的時候,發現趙小寒依然在閉著眼睛,她根本看不到趙小寒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究竟是一種什麽樣的眼神。


第486章 對不起,老婆!


“他不會阻攔我的。”孫若溪淡然開口,眉宇間多了一絲落寞:“我也不會同意的,我和他,不可能的,我不喜歡他,和你不一樣,你喜歡蘇凝水,蘇凝水也喜歡你,兩情相悅,怎麽可以和我相比?”


聽到孫若溪的話後,趙小寒饒有興趣的睜開了眼睛,仔細的看著麵前這個穿著白色婚紗,即將成為自己新娘子的女人,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有人知道,趙小寒的新娘,孫若溪在勸他去搶他哥哥的女人,不知道會怎麽想?”


“我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,從來不會。”對於趙小寒的話,孫若溪隻是淡然開口,就如同那超脫凡塵的仙子一樣,塵世間,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和她再有關聯了,隻是,一個仙子,怎麽會嫁給一個凡夫俗子呢?


車子,在路上疾馳著,趙小寒和孫若溪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,等到車隊在孫家再一次停下來的時候,記者們已經等待了許久了,就如同之前答應過那些記者們的一樣,趙小寒同意了他們的采訪。


一個小時後,天色已經逐漸黑了,趙小寒也離開了孫家,來到了醫院,醫院裏,依然是那麽多人,在這個人的身體越來越差的年代裏,宅男和宅女們越來越多的年代裏,醫院的生意是越來越好,好的甚至有些出奇,隻可惜,醫院的生意太好了,對於人們來說,並不算一件什麽好事。


在這一段時間裏,紐約街的招牌已經逐漸打出去了,最近越來越多的人來到紐約街體驗了一下異國風情,在燕京的地界上,還是頭一次可以體驗到紐約的風土人情,在紐約街上,無論是店鋪設計,還是店內的工作人員,統一都是依照紐約的風格來設計的,無論誰踏進紐約街的一刹那,都會體驗到一種地地道道的紐約風情。


當紐約街成功了之後,趙小寒又已經在計劃著下一步關於“巴黎街”“洛杉磯街”這些同樣是異國風情的街道設計了,趁著紐約街的熱潮,其他也有一些街道在爭相模仿,隻可惜,少了創世的場景設計,少了媒體和報刊的宣傳,再也沒有一個街道可以和如今的紐約街相提並論了。


病房裏,沈冰躺在床上,挺著肚子在看電視,手裏拿著一個蘋果在削皮,紅姐則是安靜的坐在沈冰的身邊,翻看著一本雜誌,最近紅姐也越來越小資了,跟著沈冰的日子越來越長,她越來越覺得,自己和病床上的這個女主人,無論是性格上還是氣質上,都相差太遠了,甚至會讓她有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。


“趙先生,您來了?”當看到趙小寒走進病房的一刹那,紅姐急急忙忙的站了起來,放下了手中的那一本雜誌,隨意一瞥,就看到了紅姐手裏拿著的那一本雜誌叫做《讀者》,小時候,趙小寒記得自己也曾經看過這一本雜誌,很適合那些文藝青年們。


“嗯。過來看看小冰。”趙小寒點了點頭,慢慢的走到了沈冰的跟前,看到趙小寒的身影,沈冰削下一塊蘋果,朝著趙小寒的方向遞了過去,看到沈冰的動作,趙小寒啊的一下張開了嘴巴,用力的嚼了幾下,口齒不清的開口道:“這蘋果不錯,在哪裏買來的?明天我也去給你買點帶過來。”


“在醫院裏的水果園摘的。”沈冰笑了笑,又削了一塊遞了過去,等到趙小寒又咬了一口之後,方才削下蘋果剩餘的蘋果皮,看著沈冰還要為他削下一塊蘋果,趙小寒急忙的攔住了她的動作,從她的手中接過蘋果來,削下一塊,遞到了沈冰的嘴裏,微微一笑道:“你現在的任務是保重鳳體,應該是我伺候你才對。”


聽到趙小寒的話後,沈冰低下頭,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,在這一刻,從沈冰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屬於母性的光輝來,看著沈冰那低頭撫摸肚子的動作,趙小寒也靜靜的貼在了她的肚子上,微笑著自言自語道:“兒子,叫爸爸。”


看著趙小寒那自言自語的樣子,沈冰一下子就笑了起來,而趙小寒卻依然置若罔聞的在那裏趴著,自言自語的,過了好大一會兒,趙小寒忽然感覺到有一個什麽東西猛地踢了自己一下,重重的踢在了自己的腦袋上,隨後,就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