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租婆的愛情

標簽:看著 地說 自己的 房子 讓你 

作  者:木木木子頭

動  作:加入書架, 直達底部

最後更新:2019-02-16 12:04:05

最新章節:分節閱讀 79

注意包租婆的愛情目前的最新章節為分節閱讀 79,包租婆的愛情主要描寫了又是一個星期一的早晨,馬小南像往常一樣,八點二十左右到公司。 “M,”SE廣告公司的前台梓雅笑著跟小南打招呼。 “M,”小南點了點頭,後就直接朝財務部走去。 剛進門,財務部的出納田甜就一臉曖昧地看著她,笑著說:“還沒放棄噢。” 小南看到自己辦公桌上的那束紅豔豔的玫瑰花,無奈地聳了聳肩,說:“他可能比較閑。”來到辦公桌前放下包,她看著那束礙眼又特別占地方的玫瑰花,呼了口氣,就準備把它拿出去扔了。 “噯,你這是又準備拿去扔?”田甜攔住了小南,一把奪過那把嬌豔欲滴的玫瑰花,閉著眼睛,湊上去聞了聞,後皺著眉頭,忍不住打了個噴嚏:“這是點了多少精油?” 小南笑說:“你最近剛搬家,正好拿回去裝飾房間用,也省的花那個冤枉錢去買了。” “我就是這麽想的,這算不算廢物利用?”田甜抱著那束玫瑰花放到自己的辦公桌上,後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,歎了口氣:“在上海這麽多年,總算有一個自己的窩了,雖然小點,但住著踏實。” “挺好的,”小南抽了一張濕巾擦了擦自己的辦公桌,打開了電腦就去茶水間給自己倒了杯茶。 “南,”田甜趴在辦公桌上,饒有興趣地問到:“真不考慮那Markey?我可跟你說,像他這種在上海有房有車,工作收入都拿得出手的男人,很吃香的。公司裏好幾個小妖精都盯著這塊肥肉呢。” 小南雙手握著杯子,抿著嘴,搖了搖頭:“我不吃肥肉。”那Markey出國才幾年呀,一開口就好像忘了母語怎麽說似的,她想想身上的雞皮疙瘩就不住地往上冒。 田甜看著坐在她對麵辦公桌的小南,不說五官精不精致,單她那張標準的古典鵝蛋臉看著就招人,再加上前凸後翹的身材:“嘖嘖嘖……,真是暴殄天物,我要是有你這長相,這身材,我早把我家那東北老爺們給踹了。” “你這話說的就沒良心了啊,”小南知道自己長得還不錯,但真要說到讓人驚豔什麽的,那還不至於:“人甜姐夫對你多好,大小節日一個不漏,清明節都快給你過成了情人節,再過幾天就是雙十一了,甜姐夫估計這會已經把手腳都給你準備好了,像他這樣的好男人現在很難找了。” 田甜臉上露出了笑,看著很甜蜜,大方地說:“他對我的確很好,不過,今年我可不準備再大手大腳了,畢竟我們剛買了房子,接著又裝修,以後每個月還有房貸等著,口袋實在是吃不消,”說著說著她臉上的笑就漸漸沒了,深呼了口氣:“說什麽呀,還是好好工作賺錢。” 小南看她沒了之前的高興,也不準備再談下去了。在上海這樣的超一線城市生活,每個人都不容易。 不過她幸運一點,出生在這座城市,但她又是不幸的,她兩歲,父母就離婚了,各自找到了所謂的真愛,組成了家庭,而她則是被他們有意遺忘的一個多餘。好在她還有奶奶,隻是現在奶奶也離開了,就隻剩下她一個人。 SE是一家3A廣告公司,主打品牌營銷,業界口碑還不錯。小南自一三年大學畢業之後就在這家廣告公司裏做財務專員,到現在也做了三年出頭了。這份工作對她來說很合適,工作的地方離家近,壓力又不大,雖然薪水一般,但她並不靠這個吃飯。她之所以出來工作,隻是為了讓自己不要遠離這個社會。 這天下班之後,小南剛走出公司,就在電梯口碰到了Markey,她並沒有想要跟他打招呼的意思,倒是那Markey湊到了她身邊:“小南,明天晚上有空嗎?我有……” “沒空,”小南很不喜歡他這種自來熟的樣子。進公司幾年了,她跟這位項目部的大神也打過幾次交道,但也沒見他正眼瞧過她,最近他也不知道是染了什麽病,竟突然卯足了勁追她,她都懷疑這人是不是查過她? 電梯口還有其他下班的同事,小南這樣很直白的拒絕,一時間讓Markey有些下不來台,也不好再繼續糾纏:“這樣啊,那咱們以後有空再約。” 小南沒有回應他,剛好電梯來了,便直接跨進了電梯,對於像Markey這種莫名其妙的人,她一向選擇無視。 剛出了電梯門,小南的手機就響了,看了下來電,想想今天是十一月七號,就接了:“喂。” “小南,我是媽媽,”電話裏傳來聽似很溫柔的聲音:“你下班了嗎?” 小南微微蹙起了眉頭,不過還是老實回答了:“剛下班。” “媽媽做了你愛吃的魚頭豆腐湯,準備給你送過去,你差不多什麽時候到家啦?” 小南無精打采地說:“二十分鍾,”說完她也不再理電話那頭,直接掛斷了電話,對著手機笑了笑,有些諷刺:“魚頭豆腐湯,希望真的隻是魚頭豆腐湯。” 小南住在離公司沒多遠的老弄堂裏,走走就到了。這裏的房子雖然都有些年頭了,但好好裝修一下,住得還是很舒服的,畢竟這裏是屬上海市中心,周圍的公共設施、交通等等都極為便利。 這套老房子是小南的奶奶留給她的,她奶奶去世之後,她也沒有搬離這裏,隻是在她上大四的時候,把房子好好裝修了下,等她大學畢業,剛好回來住。 “小南,”一打扮講究,燙著泡麵頭的紅發中年婦女拎著個方便袋,立在小南家門口,有些不高興地說:“個麽我讓你放一把鑰匙在我這裏,你就是不肯,媽媽來看你,連門都進不了,這街坊鄰居的要說閑話的。” 小南剛到門口,就聽她老話再提,也沒有理她,直接掏了鑰匙開了門,換了雙拖鞋進屋了。中年婦女瞥了小南一眼,見小南完全不在意她,無奈也隻能跟著進屋了。 門剛關上,她就開始念叨了:“我說你是怎麽回事?一點規矩禮貌都沒有,看到媽媽也不知道叫,真是被你奶奶給慣壞了。” “你今天過來,有什麽事就趕快說,說完趕快走,我上了一天班了,沒精神應付你,”小南躺在沙發上,看向這個生了她的媽,保養得不錯。她也有四十七了,除了眼角處有幾道眼紋,其它地方基本光滑,皮膚雪白的,這一點,小南遺傳了她。 陳玲臉拉了下來,把手裏的方便袋往矮桌上一擱,就坐到了小南對麵的沙發上:“你舅舅家的俊俊要結婚了,你也知道你舅舅家的情況,女方要房子,現在上海的房價,他家哪裏買得起?” “所以呢,”小南已經能想到她這個所謂的媽今天來是為了什麽了,索性她也不跟她廢話:“沒房子結不了婚,那就不要結婚好了。” 陳玲斥道:“你怎麽能這麽說?” “那你說怎麽辦?”小南一點都不客氣地瞟了一眼她媽, 陳玲看著小南,語氣略帶強硬地說:“你在長寧區不是有一套三居室的嗎,先借給你哥哥用一下好伐?” 小南就知道她打的是這個主意,口氣倒不小:“可以呀,我那套三居室的,現在一個月租金是一萬,你也說了他是我哥,那我看在親戚的份上勉為其難的就給他打個99折,也算是祝他長長久久,付三押一,我算一下是三萬九千六……” “我是讓你借給他,又不是讓你租給他,你說你眼裏除了錢還有什麽?”陳玲訓斥著小南,沒有一點心虛氣弱的樣子。 “不借,”小南也不管她說什麽,直接拒絕,她很久以前就看透了她這媽,早就不對她還有那位抱有任何幻想。 “什麽不借,”陳玲急了,她可是跟她大嫂打了保票的:“俊俊是你哥哥呀?” “表哥,”小南翻了個白眼,笑說:“一表三千裏懂嗎?” 陳玲氣惱地瞪著小南:“俊俊的爸爸是你媽的親哥哥,你……你怎麽這麽拎不清呢,你那麽多房子借一套給你哥哥會怎麽樣啦?” 小南從沙發上坐了起來,看著她媽,很冷淡地說:“不要說是表哥,就算是親妹親弟,我都不會借,我勸你還是死了那條心。實話告訴你,就算哪天我死了,我名下的所有產業也隻會全部捐出去,而你跟我那個所謂的父親,是一分一裏都別想得到。” 陳玲忽地站了起來,手巍巍顫顫地指著小南:“你……你這個不孝女,你……你……” 小南沒有反駁也沒有吭聲,就那樣看著陳玲,看著看著,她便輕笑了起來,她就喜歡看他們這副氣急敗壞的樣子。她的東西就算是喂了狗也不會便宜他們。 陳玲看小南這個樣子,知道今天是要無功而返了,她拎起桌上的方便袋就氣衝衝的離開了,嘴裏還罵罵咧咧的。

以上是五五小說為您提供的關於包租婆的愛情的介紹和章節,包租婆的愛情情節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都市娛樂類小說